微言网

搜索
查看: 185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曾国藩被称千古第一完人 却鲜有人知他曾因败仗投江自杀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8-24 09:07:59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曾国藩,被誉为“中华千古第一完人“。学术文章皆有所成,官场仕途皆至极品。此外他还是湘军的创始人和统帅,他一生的功名,也大多?#21363;?#25112;场上获得。平天国,定捻乱,一生中数不尽的战役。称湘军为百战雄师,百胜雄师亦不为过。只是湘军在创立初期,也不是那么的一帆风顺,甚至充满坎坷。多次濒临毁灭,承受灭顶之灾,作为统帅,曾国藩的一生也随之起落沉浮。至最低谷时,湘军近乎全军覆没,谈及他的全是骂名。他曾多次想到过自杀。但?#33258;?#33485;狗,世事变幻。他还是一次次的重生,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。

一、临危受命 组建湘军

咸丰元年(1951年),洪秀全在广州桂平金田村组织起事。起初,皇帝仅以为是普通的流寇作乱,并未多加关注,加之地方的腐败,不能有效加以镇压,促使太平军迅速发展。甚至成为一支能够?#21697;?#28165;王朝统治的巨大力量。

此时朝廷才幡然醒悟,才想到要?#26432;?#38215;压。但是事到临头,才发现诺大的清王朝竟?#20063;?#20986;一支有用的军队,一个有用的人才,能够带兵打仗的将领。这时太平天国运动已席卷半个中国,尽管清政府从全国各地调集大量八旗军,绿营官兵来对付太平军,可是这批腐朽的武装早已不堪一战。因此清政府屡次颁发奖励团?#36820;?#21629;令,力图利用各地的地主武装来遏制太平军势力的发展。

咸丰帝身?#28798;?#22810;学士名臣如恭王,肃学士,镜海师等也都联名保举曾国藩,命他出任团练大臣。国家危难存亡之际,曾国藩挺身而出。

虽说是朝廷钦命的团练大臣,但也仅仅是个虚衔而已。朝廷没有给这位墨绖出山的大臣一个兵卒,一口?#35206;藎?#19968;两饷银。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他自己想办法。他要赤手空拳,组建湘勇,平定内乱。从招募兵勇,收购?#35206;藎?#31609;纳饷银,到制定军规军纪,奖惩体系,将领选?#21361;?#31561;等。事无巨细,无一不是曾国藩费尽心力,亲自操劳。湘勇可谓是凝聚了他所有的?#38590;?/font>

咸丰四年初,练勇终于告一段落。曾国藩迫不及待的想要在战场上杀敌立功。以此来证明自己不是无能之人,不会只是泛泛而谈的狂妄书生;湘勇不是无能之辈,不是只会拿饷吃喝的酒囊饭袋。包括曾国藩在内的全军将士,都等这一天太久了。

二、出师未捷 首战惨败

出师当天一早,整个演武场都沸腾了。五千?#25509;?#20840;?#30475;?#19978;一色的新装,什长以上的官员都配了马,刀?#22815;?#21160;,战马?#24187;?#24847;志高?#28023;却?#30528;出征的炮响。五千水勇全部登上新船,这些新船整齐地停泊在石鼓嘴下湘江水面上。

近三百座西洋大炮已安装在快蟹,长龙上。一个多月前还只是些不起眼的船夫农民们,现在神气十足的站在洋炮?#21592;擼?#20223;佛已经变成了勇士。

因为尚在丧期之中,曾国藩仍着往日常穿的旧黑布袍,只是由于过度兴奋,脸上泛着红光,显得神采焕发。

举行过郑重的祭师仪式之后,锣鼓军号鞭炮声又响起,曾国藩与衡州官员、东洲石鼓两书院学子,以及衡州城里昔日的亲朋好友和半年来新交的各界人物,一一告别,满怀着壮志将酬的豪情,迈着稳重的步伐,向停泊在江边的拖罟走去。

水陆两军,连同役夫在内,约两万人马的湘勇,浩浩荡荡朝着湘北的太平军开进。

只在长?#24809;?#27463;两天,曾国藩便率领湘勇分别由水陆两路向?#20048;?#36827;发。离城只有三十里了,探马报,?#20048;?#22478;三万长毛已卷旗?#39034;?#22478;去,曾国藩一行兵不血刃地进了?#20048;?#22478;。真个是旗开得胜!全体湘勇莫不高兴万分。

第二天清早,先锋王錱、李续宾带着一千号勇丁,?#39034;?#20914;地沿?#26049;乐?#21040;武昌的大道进发,两天行军途中未见半个征湘军影子,必定是望风而逃!从王錱、李续宾到每个勇丁无?#27426;?#26159;这样看的。

这夜,他们宿营羊楼司,连夜间?#29468;?#30340;人都没派一个。半夜时分,罗大纲、周国虞率领五千征湘军从四周山里冲出,他们举?#35834;?#31548;火把,持?#35834;?#26538;,呐?#30333;?#21521;羊楼司镇上奔来。湘勇毫无准备,睡梦中被惊醒,许多人连衣裤都?#20063;壞剑?#29579;錱、李续宾不敢恋?#21073;?#24908;忙率部?#21688;櫻?#22312;羊楼司丢下了一两百具尸体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埋伏在?#20048;?#22478;附近的石祥祯、曾天养、林绍璋率领两万五千征湘军,趁夜重新杀进?#20048;?#22478;,藏在城里的周国材、周国贤?#28909;?#30334;人与之配合,点火烧屋,杀死守城门的官勇,打开城门。

驻扎在城里的湘勇也没有提防这一着,仓促应?#21073;?#25171;不了几下,便纷纷败?#21360;?#26366;国藩在康福的保护下?#21482;?#36867;出城外,幸而宿在洞庭湖上的彭玉麟、杨载福闻城内有变,匆?#34915;仕?#24072;前来接应。曾国藩慌乱地上了船,朝长沙方向奔去。在鹿角附近,与从羊楼司败下的王錱、李续宾相会,湘勇水陆两支人马夺路?#29992;?#30452;到过了湘阴后才喘过气来。

将到长?#27785;耍?#26366;国藩不好意思进城,把船停泊在水陆洲附近,?#25509;?#22312;城外扎营住下来。清点人数,共死散五百多人,哨官、哨长也丢了十余名。曾国藩虽气恼,但并不灰心。他总结教训:失利在于虚骄轻?#23567;?#26366;国藩不理睬城内官场中的闲言碎语,在城外整顿队伍,下次再跟征湘军决个雌雄。

只是曾国藩想不到的是下次与征湘军的会战是更大的惨败,甚至于全军覆没,他自己差点死于这场战役。

石祥桢定下引蛇出洞,诱敌深入的计策。打算将曾国藩的水陆两支人马引诱到靖港,一举歼灭。

三、靖港之役 再次惨败

这时的曾国藩?#26377;?#24213;里渴望赢得一场战争,他收到下属搜集来的可靠情报,靖港阖城只有区区五百人,有了前次的失败,他仍不敢大意轻敌,再三考量,多方探查,最终确信靖港真的只有五百人。他要以十倍之师五千人前去围剿这座只有五百人的小城。自料必胜无疑,且这一仗胜了,大可振作湘勇士气。

第二天,湘勇四更起床吃饭。王錱、李续宾带领全部?#25509;攏?#26366;国藩坐着拖罟,亲自指挥全体水勇,浩浩荡荡向靖港开出。一路顺水,战船很快驶到离靖港二十里水?#36820;?#30333;沙洲,水师在白沙洲停下。不久,?#25509;?#20063;赶到了。骑兵回头报告:靖港镇上正在杀猪?#30528;#?#20843;仙桌摆满了一条街。曾国藩大喜,下令水陆并进,水师在靖港登岸,?#25509;?#36807;浮桥在靖港会师。

中午时分,湘勇水陆两支人马聚集在靖港。靖港镇上,八仙桌虽摆满?#37073;?#21364;不见半个太平军。正在疑惑之际,忽听得一声冲天炮响,埋伏在铜官山上的两万太平军将士一齐钻?#39034;?#26469;,一个个举着大砍刀,呐?#30333;?#22868;下?#21073;?#20687;一股势不可当的急流冲过浮?#29275;?#21387;向靖港。

曾国藩心中叫苦不迭,心知是上了征湘军的恶当。只是事已?#38142;耍?#20840;然不能束手待毙,唯有奋起抵?#20849;?#33021;保住一线生机。毫无防备的湘江新勇又怎是两万久经沙场能征惯战的征湘军的对手?#38752;?#19988;这时敌我数量,实力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兵败如同山倒,军心?#24067;?#20007;失,再无抗争之力。昔日湘勇如今为了?#29992;?#24908;不择路。曾国藩?#21046;?#21448;?#20445;?#26080;计可施。看到一群湘勇抱头鼠窜,直向江边奔来,他怒火中烧,慌忙抽出宝剑,离船上岸,叫康福将一面军旗插在江边,自己仗剑立在旗下,鼓起三角眼高喊:“有过此旗者,立斩不赦!”

曾国藩虽仍仗剑立在军旗下,但已丝毫不起作用,一队队溃勇绕过军旗,跳上战船,?#21482;侍用?#26366;国藩看着如海浪般压来的太平军,以及全部乱了?#20303;?#20105;先恐后上船?#29992;?#30340;湘勇,无可奈何地直摇头,但仍不愿意上船。忽然,有人高喊:“韦永富,射军旗下那个大胡子!” 话音未落,一支箭擦着曾国藩的左耳飞过去,他?#35834;没?#37117;掉了。

从开仗到全线?#35272;#?#21069;后?#36824;?#19968;顿饭工夫。

四、跳水轻生 峰回路转

曾国藩坐在拖罟上,听着后面追兵一声声“活捉曾妖头”的喊叫,看着两岸飞蝗般射来的箭,以及自己这?#36744;只时?#21629;的狼狈相,又恼?#20013;摺?#33258;衡州出师以来,与长毛打的两仗,都以惨败告终,?#20849;?#30693;湘潭那边战局如?#21361;?#38271;毛如此诡计多端,怕多半也会失败。

?#21015;量?#33510;训练了一年、期望建不?#20048;?#21151;的湘勇,竟是如此不堪一击。曾国藩灰心至极,皇上的重托,恭王、肃学士、镜海师的信?#21361;?#33258;己的抱?#28023;?#30524;看都将化为泡影。《讨?#32451;?#27268;?#20998;?#30340;那些大话,将会永远成为子孙后世的笑柄。

想到这里,曾国藩羞得无地自容。 “活捉曾妖头”的喊叫声从后面铺天盖地压来,似乎越来越近、越来越响了。他深知自己已与太平军结下大仇,一旦被抓,结局只有这样几?#37073;?#25277;筋、剥皮、点天灯、五马分尸、剜目凌迟、枭首示众,哪一种都令他心惊肉跳。

他设想受刑时的痛苦,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。“不行!我堂堂朝廷二品大员,岂能受长毛的侮辱,?#20849;?#22914;自己一死干净。”曾国藩下定自尽的决?#27169;?#20182;两眼下垂,面色煞白,无神地望着舱外?#21215;北?#21435;的江水。

船过白沙洲,曾国藩望准了舱边有一个漩?#23567;?#20182;推开舱门,紧闭双眼,纵身向漩涡跳去。康福听见水响,见舱门大开,知是曾国藩投水,一边大喊“救曾大人?#20445;?#19968;边跳进漩涡?#23567;?#28385;船人大惊,纷纷奔向船舷边。康福水?#38498;茫?#24456;快就把曾国藩推出水面,船上人接住,把他抬进舱内。众人见曾国藩一脸灰白,担心已死。康福把手放到曾国藩鼻孔边,觉察到一丝气在出进,才放心。

曾国藩已无力再说话,平躺在床上,让拖罟?#29486;?#20182;向长沙逃去。一路上风?#36947;?#25171;之声,他总疑心是长毛在追赶,直到靠近水陆洲,惊魂甫定。

不久,船行到长沙城。此时曾国藩已万念俱灰,决心一死了之。但?#30830;?#21629;行事,就不能不给皇?#29486;?#21518;一个交代,他提笔写了一封遗折。向皇帝诉说自己的无能与忠心。随后,?#20013;?#20102;一封遗书,向弟弟们交代后事。

就在这时,康福兴奋异常地奔进船舱,对曾国藩说:“大人,湘潭水陆大胜。十战十捷,逆贼全军覆没,贼首林绍璋只身?#21482;?#36867;走。” “真?#27169;俊?#26366;国藩简直不敢相信。 “真?#27169;?#36825;是塔副将的亲笔信。”

曾国藩接过塔齐布的来信,两行热泪再也不能控制,簌簌流了下来。湘潭水陆全胜,把曾国藩和整个湘勇从死亡中挽救过来。不久,报捷的奏折加上咸丰帝的朱批转了回来。朱批大大嘉奖湘潭之捷,对?#20048;鶯途?#28207;的失败仅轻轻带过,未加指责。

曾国藩坐在家中,想起这一年来的酸甜苦?#20445;?#24515;里很不是个滋味,特别是这几天的变化,更令人感慨良多。“天上浮云如白衣,斯须改变成苍狗?#20445;?#21464;幻难测的人世,真比?#33258;?#21270;作苍狗还来得快!


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,每一个访?#25910;?#30340;点击,你将获得[1金钱]的奖励,一个IP计算一次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?#30475;?#22270;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牛仔和外星人闯关